0371-6777 2727

拍了拍 265 家上市公司:你被非标了

更新时间:2021-08-03

  摘要: 随着注册制推行,A股大扩容,依然会有更出位的非标理由,更拔萃的财技手段,更奇葩的“上市公司”,从烟沙茫茫的市场中脱颖而出,赢得看客的侧目和监管的关注。风来了,猪都会飞。同样深陷寒冬的,还有汽车行业。为避免上市公司通过破产重整规避退市,证监会上市部要求,上市公司破产重整,不得存在实控人违规侵占。民营企业做大了,往往会多搞几个上市公司,去杠杆大刀阔斧之下,集团的风险则可能波及到上市公司...

  区块天眼APP讯 :今年实在是太 2020 了,A 股 2019 年年报一再延迟到了 6 月 30 日,年度非标意见大赏也比去年来得更晚了一点。

  值得 “ 庆贺 ” 的是,参与本次非标意见大赏的选手,史无前例的达到 265 家,比 2018 年整整增加了 47 家。其中,既有去年已经荣膺奖项的天神娱乐、利源精制、保千里等老牌劲旅,也有国盛金控、扬子新材等新晋豪门。

  去年,看过了保千里 “ 性质最为恶劣 ” 的大股东侵占,看过了利源精制 “ 梦碎高铁 ” 黯然离世的实控人,看过了一众上市公司轮番失控的子公司。

  今年,当我们仔细翻阅这 265 家喜提非标意见的上市公司年报,涉及 16.36 亿元关联方占用的 *ST 辅仁,子公司被撤销土地证的世纪星源,行贿发审委委员的晓程科技,被资本大佬沈培今玩坏的 *ST 瀚叶,都显得稍逊一筹。

  随着注册制推行,A 股大扩容,依然会有更出位的非标理由,更拔萃的财技手段,更奇葩的上市公司,从烟沙茫茫的市场中脱颖而出,赢得看客的侧目和监管的关注。

  “ 风来了,猪都会飞。” 雷布斯的这一金句被段子手幻化出了无数版本,这些年,风停了,猪还在周期的轮动中飞舞,风口上的那些产业都摔得鼻青脸肿。

  2019 年,影视行业风波未平。影视第一股华谊兄弟 2019 年亏损高达 40 亿,年末流动负债 50 亿。

  2017 年《芳华》《前任 3》总票房 33.63 亿,2018 年《狄仁杰之四大天王》票房 6.06 亿,《好久不见》在北京卫视和东方卫视首播,收视率双双破一。

  2019 年一片惨淡,院线仅《小小的心愿》一部上映,收获 2.86 亿票房。前五大投资影片中,《八佰》终于定档 2020 年 8 月 21 日,《手机 2》迟迟未能上映,只能期待《古董局中局》逆风翻盘。

  与华谊兄弟堪称 “ 难兄难弟 ” 的欢瑞世纪,擅长古装电视剧制作,2019 年巨亏 5.5 亿元。曾推出《古剑奇谭》《宫锁心玉》《宫锁珠帘》《盗墓笔记 2》等知名古装剧作品。

  由于内容题材的限制,斥资逾 8 亿元拍摄的《天下长安》《秋蝉》《锦衣之下》未能如期上映,《秋蝉》《锦衣之下》最终放弃上星,改为网播。

  另一方面,由于限薪令的掣肘,欢瑞世纪签约的杨紫、秦俊杰等艺人收入下滑,2019 年艺人经纪业务收入从 2.1 亿下滑至 1.2 亿元。

  这三年,影视行业一直在渡 “ 劫 ”,税务风暴、限薪令、限古令、限集令 …… 三令五申之下,行业税收、艺人片酬、内容题材甚至集数和价格都受到巨大冲击。

  2020 年疫情之下,影院停摆、剧组停拍、艺人因为无戏可拍转型直播带货,更是雪上加霜。

  同样深陷寒冬的,还有汽车行业。2019 年度,有 3 家整车制造和 5 家汽车零配件上市公司被出具非标意见。

  2019 年,中国乘用车市场一片惨淡。燃油车产销量勉强维持在 2100 万辆,同比下降 9.2% — 9.6%;新能源车产销量则在 120 万辆左右,分别下降 2.3% 和 4.0%。

  国产整车销售企业在车市整体萧条和外资车、合资车的降价潮中,市占率下滑压力空前,中国品牌轿车共销售 204.6 万辆,同比下降 15.2%。

  力帆股份 2019 年度总计亏损 46.82 亿元,共计销售 2.5 万辆,下滑达 75%,新能源汽车销售仅有 3000 余辆,还因为汽车质量问题被盼达汽车告上法庭,索赔 7.98 亿元。

  曾经的重庆首富,力帆股份的当家人尹明善曾立志要在 2020 年前实现电动车销量 20 万台,豪言犹然在耳,2020 年 7 月 10 日,在这个汽车行业的 “ 盛夏寒冬 ”,力帆股份 10 家子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。

  2019 年度,众泰汽车销售量从 15 万辆下滑到 2 万辆,收入下滑 80%,年度亏损 112 亿。被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。

  经过十年的快速发展,汽车行业见顶迹象明显,2019 年底全国汽车保有量达到 2.6 亿辆。国产自主品牌中,力帆、众泰、海马、江淮、长安均全面溃败。民族品牌汽车难以杀出重围,2018 年销量下滑 27.54%,2019 年又再次下滑 38.93%。

  除了影视行业,和汽车行业,游戏行业受版号审批及流量集中的影响,部分依靠爆款的游戏公司也遭遇了实际控制人被抓、收入下滑、收购业绩无法兑现;跨境电商由于零售门店倒闭,贸易链条重新洗牌,订单量下滑,面临增长困境;某些房地产企业因为前期依靠高杠杆快速扩张,出现流动性危机。

  纵观行业情况,即便是四面楚歌的影视行业,市场规模、头部选手和爆款作品,依然高歌猛进。

  2019 年度,电影行业票房收入 642.66 亿,超过 2018 年度的 607 亿。光线传媒投资的《哪吒》票房超过 50 亿、中国电影投资的《流浪地球》票房达到 46.79 亿、华录百纳依靠《东宫》等电视剧实现了 2019 年度收入和利润的增长。

  相形之下,2019 年的汽车行业,受困于汽车保有量的提升见顶,国六标准的实施,新能源补贴政策调整等影响,汽车相关上市公司被出具非标意见的多达 8 家,荣膺最惨非标行业,实至名归。

  2019 年度,新晋非标意见候选人 77 家,有的如东旭光电,行走多年,终因暴雷陷入债务危机,有的如台海核电,因疫情影响,境外审计存在困难,入围的最出位后浪,当属安信信托、国盛金控两家。

  历史上,证监会认为信托公司的透明性存在瑕疵,一直不允许信托公司单独上市。独立上市的仅有安信信托和陕国投两家。

  安信信托爆雷,是近年来规模最大的信托风险事件之一,信托项目违约,签订兜底协议、面临巨额诉讼,自主管理资金信托类业务被暂停,持续经营假设存疑,被会计师出具非标意见。

  3 月,上海银监局对安信信托采取审慎监管措施,6 月,实控人高天国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被刑事拘留。行业的连锁反应如亚马逊河畔的蝴蝶,频频振翅。

  随后,银保监会在通气会上表示,信托公司以任何形式约定的保底或者刚兑条款都是无效的,不受法律保护。金融机构投资者在投资信托产品的时候,如果接受兜底函,其实也违背了审慎经营原则,应该予以惩处。

  安信信托是否将成为信托业的 “ 包天哥 ”,风险化解的路径,似乎已有伏笔。

  “ 杜力还借壳控股了一家叫国盛金控的 A 股上市公司,天天就只用坐坐私人飞机,陪香港大老板们打打牌,游艇会一堆美女,电影里的一切我身边只在他身上看到过。”

  2019 年,国盛金控被出具非标意见,与其若隐若现的明天系背景并无瓜葛,而是源于对趣店的投资。

  2017 年 11 月 18 日,以校园贷起家、而后转向现金贷和分期贷的趣店赴美上市,股价最高达到 35.45 美金。由于互金行业整治,趣店多次谋求业务拓展转型,始终无法获得投资者认可,股价最低跌至 1.21 美金,市净率仅有 0.29 倍。

  国盛金控通过子公司持有趣店 4.49% 的股份,位列第六大股东,并计入交易性金融资产,按公允价值计量,股价的大幅下滑,会带来巨额的账面亏损。如计入长期股权投资,按权益法计量,则可按照持股比例分享趣店每年的盈利。

  在不增持的前提下,趣店在 2019 年实施股份回购,国盛金控持股比例达到 5.03%,并向趣店委派董事,由此改变了对趣店的核算方法,国盛金控当年的归母净利润从 9520. 万元跃升至 5.2 亿元。审计师对此不予认可,并出具了保留意见。

  2020 年 7 月,银保监会、证监会同时宣布对 9 家金融机构进行接管,国盛证券、国盛期货在列,杜力 “ 私人飞机、陪大佬打牌、游艇美女 ” 的身份谜团也被揭开。国盛证券、国盛期货对国盛金控的收入占比高达 94%,处置方案如果比照当年的华信证券,则国盛金控已命悬一线 年新晋非标意见的 “ 后浪 ” 中,国盛金控作为集体接管中的一员,无疑投射了已成为昨天的明天,曾经沧海的一朵小浪花。从影响力和严重性来看,安信信托乘风破浪,脱颖而出。

  非标意见有保留意见、无法表示意见和否定意见三个层次,对应 “ 雨我无瓜 ”“ 当心有雷 ”“ 实名举报 ” 三种情形,但连续两年被出具保留意见,并不触发上市公司退市。

  为了保壳,部分上市公司会努力避免无法表示意见和否定意见,尽量争取保留意见。交易所也不会袖手旁观,过问上市公司是否 “ 以保留意见替代无法表示意见和否定意见 ”。

  2019 年度,深冷股份、众应互联、獐子岛、扬子新材、恺英网络、*ST 海陆、如意集团、亚正科技都接到了类似的问询。

  四川广能于 2019 年 4 月被申请破产重整,因业务往来,深冷股份共计应收四川广能 1.28 亿元,并计提了 9129 万减值准备。

  2019 年度,深冷股份根据四川广能的重整草案,预计将收到 7000 万元货款,并据此调整转回坏账准备 1106 万元。这一千多万坏账冲回,使深冷股份 2019 年度实现利润 741 万元,避免了连续两年亏损;但由于重整还在进展中,也被审计机构出具了保留意见。

  獐子岛的扇贝已经成为了 A 股史上的 “ 神奇动物 ”。证监会在 2020 年公布的处罚决定书,则以卫星还原轨迹,揭开了扇贝游走之谜。

  獐子岛 2014、2015 年连续亏损,为保证 2016 年盈利,避免因连续 3 年亏损被暂停上市,提前捕捞特定区域扇贝并不结转成本,并在次年以 “ 扇贝游走了 ” 为由,夸大损失。

  历经多年折腾,2019 年末,獐子岛净资产仅有 166 万元。其中,对于韩国公司的 7000 多万投资,是否需要计提减值,是净资产能否为正的关键因素。审计师认为上述项目存在减值迹象,上市公司坚持净资产为正,因此获得保留意见审计报告。

  为避免上市公司通过破产重整规避退市,证监会上市部要求,上市公司破产重整,不得存在实控人违规侵占。

  亿阳信通的债务危机始于 2017 年,2017 年度因大股东占用,领到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年报,2018 年虽因大额减值准备,年报被保留意见,但好歹解除了两年无法表示意见的退市警报。

  2019 年,在连续三年亏损和连续两年净资产为负的风险面前,亿阳信通的保壳之路,核心障碍在于 17.82 亿元违规担保和 4.69 亿元资金占用,以及由此带来的近 30 亿预计负债。

  按照亿阳信通 2019 年年报,预计负债冲回 17.82 亿元,实现当年盈利和净资产为正,躲过了暂停上市的命运。

  这一大额负债冲回的背后,是大股东亿阳集团 “ 全额清偿 ” 的破产重整草案。

  按照最新的重整草案,重整投资人出资 10 亿元,包括 3 亿元现金和 7 亿元资产;普通债权人,现金顶格清偿 10 万元,其余部分采用债转股方式清偿,实现了形式上的全额清偿。

  5 月 30 日,哈尔滨中院罕见的二次强裁了这份重整草案,亿阳信通旋即发布了年报,冲回减值准备 17.82 亿元,并称 如亿阳集团重整成功,相关债权将得到名义清偿,免除上市公司的担保责任。"

  由于亿阳集团的重整未能按计划实施,亿阳信通承担的担保责任是否免除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,年报仍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。

  作为亿阳集团的最重要也是仅存的资产,亿阳集团的重整草案中约定,如果亿阳信通被暂停上市,重整投资人万怡投资可以无条件退出重整投资。

  亿阳信通将审计意见的交替和退市标准的把握拿捏到极致,依据重整草案冲回预计负债,实现保壳,且等亿阳集团的破产重整方案表决通过,才算是真正 “ 活 ” 过来。

  对于债权人而言,亿阳集团所谓的全额清偿,无异于是以 “ 债转股 ” 之名行 “ 逃废债 ” 之实;对于股东而言,亿阳信通保壳和重整投资人带来的资产注入可谓新生。

  兆新股份历经数次董事会 “ 宫斗 ”,最终在 2019 年年报公布之际,处在被罢免边缘的董监高集体反水,公司五位董事、三位监事及四位高级管理人员声明,无法保证公司年度报告的线 日,大股东发出致歉信,称在股东大会中,因安排的文员在网络投票环节 “ 手抖了 ”,误投反对票导致增补董事会成员事项未能审议通过。

  5 月 31 日,深交所发出关注函,追问控股股东是否涉案失联,一个月后才被上市公司徐徐辟谣。

  面对如此复杂狗血的剧情,明哲保身的审计师也只能给出保留意见,避免引火上身。

  2016 年,常宝股份公告,向中民嘉业控股的上海嘉愈医疗等机构投资者发行股份,收购 3 家医院资产,拟打造中民投医疗板块。

  同时,上海嘉愈医疗与常宝股份共同设立投资公司,受让广东复大医院 51% 股权,控股之后,龃龉渐生。2019 年底,由于股权纠纷,嘉愈医疗投资申请仲裁,继而,复大医院拒绝上市公司审计并无法纳入合并报表,审计机构因此出具保留意见。

  命运相似的还有同为中民投系上市公司的扬子新材,2019 年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的理由则是其位于俄罗斯的子公司无法审计。2019 年,中民投尚且自顾不暇,其投资整合的上市公司也难免沉舟折戟。

  2019 年,*ST 斯太的被处罚和被非标,揭开了曾经的德隆系,唐万新出狱后的落寞和无奈。

  2013 年。斯太尔通过第三方收购的方式,收购海外发动机资产,成功规避借壳上市,名噪一时。

  当时的收购方英达钢构在前,德隆系控制的斯太尔在后,唐万新、唐万川、张业光通过与投资人约定收益分成、实际承担业绩补偿、派驻管理团队控制董事会和管理层等方式,实际拥有对斯太尔的控制权。

  证监会 2019 年 6 月的处罚决定书,在揭开斯太尔虚构利润方式的同时,打脸了两级管委会。

  2014 年,斯太尔将武进高新区管委会拨付的 1 亿元专项扶持资金,以子公司柴油发动机专有技术许可收入入账,虚增 2014 年度营业收入 9400 余万,2016 年,斯太尔将其从江苏中关村科技产业园管理委员会预收 2 亿元政府奖励资金,包装成子公司柴油发动机技术许可收入,虚增 2016 年度营业收入 1.88 亿。

  后知后觉发现被骗的武进高新管委会、中关村科技产业园诉诸公堂,要求返还奖励款,*ST 斯太因此领到了 2019 年年报的保留意见。

  曾经一代枭雄,出狱后意气风发,召集往日麾下干将,以曾经着力发展的发动机产业为核心,创新 “ 三方收购 ” 规避借壳,通过地方资源做高业绩收入,市值最高达到 170 亿。四年雨打风吹去,市值跌至 10 亿,退市境地与当年德隆老三股命运相仿。

  德隆和德隆的故人们,或许不得不承认,市场已不复当年的风云,谁也不是当初那个大佬。

  民营企业做大了,往往会多搞几个上市公司,去杠杆大刀阔斧之下,集团的风险则可能波及到上市公司。

  2019 年度,神雾系、长城系、万丰锦源、银河系均因集团爆雷,旗下上市公司被出具非标意见。

  2007 年,长城系创始人赵锐勇筹拍《红日》,成为盈利 2000 万的年度爆款,引入战略投资者之后又先后拍摄《隋唐英雄》《武则天秘史》等知名古装片。

  2014 年,赵锐勇涉足资本市场,借壳江苏宏宝,更名为长城影视。同年 7 月,长城集团受让四川圣达控股权,更名为长城动漫。2015 年底,又通过二级市场增持,控制了天目药业。

  股票质押收紧,影视行业困境,快速并购扩张带来的业绩下滑,长城系三家上市公司先是成为了股票质押圈的 “ 网红票 ”,爆仓后又因为司法冻结、债务危机面临控制权易主。2019 年末,长城影视净资产负 7.7 亿元,长城动漫净资产负 3.5 亿元,难逃退市命运。2020 年,长城系三家上市公司均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,且存在不同程度的违规担保,溃败之势难以扭转。

  杭州西溪湿地北侧的文二西路上,长城影视、长城动漫、长城旅游、天目药业四块红色招牌曾经一字排开,如今,已不知所踪。

  经历过炒壳股、炒小盘股、炒垃圾股的旧日,那是并购重组大爆发的时代,是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的时代,也是一去再难复返的时代。现如今,在投行大佬的口中,借壳这种业务品种,可能都要灭绝了。

  注册制的春风吹拂下,科创板一周年,创业板注册制落地,新三板精选层开闸,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楼阁上加盖了一层又一层,IPO 盛宴,改革牛起舞,存量问题在增量改革中迎刃而解,牛市的鼓点忽近忽远。从 “IPO 不审行不行 ” 到 “ 敬畏市场、敬畏法治、敬畏专业、敬畏风险 ”,改革的回车键已义无反顾地敲下,注册制行则将至,中国版集体诉讼启航,A 股宽进宽出时代渐近。澳门十大正规网站


正版四不像| 188144王中王| 香港挂牌彩图正版| 大赢家高手论坛| 九宫全年禁有| 周公解特码| www.93466.com| www.528111.com| 香港马会财经报| www.36678.com| 香港马会最快开奖直播| 天下彩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