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71-6777 2727

江南古镇黎里的中秋显宝习俗探究

更新时间:2021-09-26

  好彩堂论坛,俗语云:十里不同风,五里不同习。江南市镇,就风俗习惯来说,既有相同的一面,也有相对独立的一面。江南古镇黎里,自南宋建镇以来,积淀着近九百年的历史文化。黎里在明清及民国有一个十分特殊的风俗习惯,每年中秋节前后需要“显宝”,吴江人称为中秋显宝。一般是在中秋节前后三天,也有长达六天的。显宝最早只是把古董宝贝供奉出来供亲朋好友、四乡百姓观赏。事实上一开始就伴随着显艺,随着时日推移,显艺日益增多,有文的也有武的。1930年代,黎里走出一位农学家倪慰农,揭开显宝崭新的一页,显上他的农副业产品,向民众宣传科普知识。

  黎里古镇的中秋显宝,根据历史文献记载、亲身经历过的老前辈的回忆,分别记叙显宝的时段、时间、地域和内容,也剖析显宝历经明清民国三代而不衰的原因,主要与地理环境、经济板块的位置有关,与崇尚读书的风气有关,还与民族自尊的心理有关。

  清代徐达源1805年问世的《黎里志》卷四《风俗》篇有记:“八月十五日为中秋节,人家有赏月之宴。黎里更有太平神会,先于十一日奉城隍及随粮王土地游巡诸神至村庙中,曰‘宿山’。十二日排列执事,由水道绕市河至罗汉寺、东狱庙两处公馆,谓之‘接佛’,十三日设筵演剧,十四十五十六日昼夜出会。里中各设香案张灯彩,富家大室,更陈设骨董,互相炫耀。十六日诸神会至东栅,司会者备船只,由市河归庙,谓之‘游河上殿’。夜出诸神夫人,曰‘夫人会’。妇女沿街执香,摩肩接踵,笙歌载道,灯月交辉,是夜彻晓。黎里别无靡费,惟此一节,需费无算。届期又有各处卖买营生者,充塞街道,无所不有,往来集沓,莠良不一。此三日夜中,主张门户尤加意防饬焉。”关于这一风俗的起始时间,同书卷四《风俗》篇,录清代陈赫《禊湖秋灯词》一首,其中第一句就是“城隍赛会起元时”,实在显宝是庙会中的一他节目,起步于元代。

  1992年吴江市政协文史资料《吴江风情》中有殷安如的《黎里人过中秋节》一文,介绍旧时黎里中秋时节的迎神赛会、游湖赏月和显宝等活动,文中写道:“供宝又称显宝,这是阀阅门第、绅商大户才有资本搞的活动。从前黎里官宦之家、书香门第较多,最著名的有八大姓,每逢中秋节,他们就选取自家祖传家藏之宝,有历代名人书画、古瓷玉器、官服佩饰、珍珠玛瑙等等,供设在内宅客厅之上,让前来拜访的客人和族中亲属观赏,以炫耀家族身份的高贵。这些有身份的人的眷属、小姐,这天都穿上鲜艳的服饰,淡妆浓抹,胸挂项练,臂挽玉镯,光华照人。”

  《吴江风情》吴江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1992年10月出版

  殷安如是黎里第一任文物保护管理所所长,目睹过黎里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显宝。此老在日,多次向后辈介绍过古镇显宝。还有倪一珍,2002年82岁,她是黎里周家后裔,专门向人介绍周家所显的种种宝物。黎里第三任文保所所长撰写的《古镇黎里》一书(2006年4月由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),特辟《中秋显宝》一节。此书一出,引来众多老前辈的关注。他们有的亲口向《古镇黎里》作者叙述显宝的所见所闻,有的寄达长长的来信,有的打电话,也有的在网上发来关于显宝的种种描述。为了进一步调查落实,《古镇黎里》作者逐个登门造访,又召集黎里诸老进行座谈,挖掘到不少有关显宝的资料。这一批老前辈,较为重要的是:汝贤恭,黎里第五大姓汝氏后裔,2008年80岁;倪文鋆,农学家倪慰农的儿子,2007年76岁;翁惠农,黎里饱学宿儒,2010年86岁;李雪泉,2006年87岁,张银宝,2006年81岁;金菊生,2008年78岁,罗汉寺和尚出身。

  古镇黎里的显宝,也称供宝,是中秋迎神赛会中的一个重要节目。黎里的庙会起于元代,显宝也在元代发端,明代渐成气候,清代,特别是晚清达到鼎盛。民国时期,显宝之风依然兴旺,黎里最后的一次显宝是在1948年。

  显宝的具体时间在八月中秋的前后三天,多数年份,从八月十一日开始,到十六日结束,也就是说少则三天,多则六天。

  公共场所,主要是寺庙与社坛。民国年间,黎里的寺庙主要有城隍庙、土地堂、罗汉寺、玛瑙庵、关帝庙、中立阁、地藏殿、宝纶庵、大悲殿、全线余处。显宝时节,所有的寺庙都显出自身的宝物。老前辈清楚记得那时的盛况,镇东的土地堂挂出各式宫灯,正堂上张挂着一堂屏条,是明代书法大家祝允明的行草手迹,堂中陈列一个玉蛋,就如新疆哈蜜瓜似的。镇西城隍庙供出主要有两件宝物,一对二尺多长的硕大玉如意,二是晚清甲辰(1904年)末科状元刘春霖、榜眼朱汝珍、探花商衍鎏、传胪张启俊的四屏条,每幅长130.2厘米,宽31.2厘米,钤有篆体阳文“广佑王禊湖行宫之物”印章。黎里城隍庙,又名禊湖道院、禊湖昭灵观,供奉的是唐太宗第14子、追封广佑王的李明。这广佑王禊湖行宫刘春霖等四人的及第四屏条,至今保存在吴江博物馆。

  黎里镇的社坛,设在镇东东圣堂,此堂始建于南宋,明代开始立为社坛,是封建地方政权向老百姓宣讲乡规民约的地方。东圣堂本身有多件宝物,每年显宝时节轮流在堂上展示。时至今日,东圣堂的原宝物《文徵明行书长卷》,宽32.9厘米,长476.2厘米,完好保存在吴江博物馆。东圣堂是社坛,属于老百姓的公共场所,每年中秋,这里是黎里富家大姓们汇聚展示宝物的地方。因此这里的显宝,更兼赛宝、斗宝,带有别苗头显豪富的意味。这里的显宝,每年有所侧重,或者说是专题展出。比如去年是宋元书画,今年明清书画;去年是玉器、瓷器,今年则图书、印章、文房四宝。老前辈回忆说,最为盛大的是日本人投降的1945年中秋,东圣堂正堂上,展示着众多名家书画,有明代周臣、唐伯虎、祝允明、文徵明四人真行隶篆整堂屏条,还有明代大画家徐霖的《耄耋图》,一对蝴蝶,正在花丛之上翩翩翻飞,一头狸猫,蹲身蹑足,大有纵起腾跃的架势,那直视蝴蝶的双眼,眼珠子似乎在不停地转动。旁边几个雅室内,有黄鼎的青绿山水图、董其昌的水墨画、恽南田的折枝花卉,有郑板桥的六分半书、翁同龢的书法立轴、陆润庠的对联、扇面。也有吴江本县乃至黎里本镇书画家的作品,诸如汝文淑、郭麐、陆恢、周元理、蒯嘉珍、钱与龄等等的丹青与墨宝。

  私家显宝,真可谓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。晚清与民国的古镇区占地面积0.69平方公里,自东边的东蔡家弄到到西头的凌太常祠,全长近二千米,分上下两岸,大小店铺300多家,南自接贵桥北到金镜湖,长五百多米,也有店铺70来家。镇区有暗弄堂90多条,居住着千万 人口。全镇370来家商店,近一半要在店堂里显宝,全镇90条弄堂,每条弄堂至少有一户人家要显上自家的宝物。那么,私家显宝超过250处。

  私家显宝连同公共场所的显宝,总共近三百处。里中人家大多设宴赏月,出会时吹拉弹唱,笙歌载道,三里半的黎川市河,满载游客,丝竹歌咏此起彼伏。出诸神及夫人夜会时,妇女浓妆淡抹,外出游玩,竟至摩肩接踵而通宵达旦。各地做买卖的都前来赶场子,那个热闹可以想见。

  私家显宝,要数黎里“周陈李蒯汝陆徐蔡”八大姓为最,家家崇尚读书,出了不少进士、举人,更多贡生及秀才,有身价有财富。每年中秋时节,显宝是他们炫耀自身,抬高门第,荣宗耀祖的好时节,岂肯视之等闲。老前辈回忆,民国二十四年(1935),那一年八大姓家家供出了无数奇珍异宝。

  位于镇中心的黎里第一姓周家,显宝年年在正厅“赐福堂”上举行。赐福堂的得名源于乾隆皇帝,每年腊月初一,乾隆都要为他的爱臣宠臣有功之臣赐写“福”字,黎里工部尚书周元理为官清正,连续得到乾隆御赐的13个“福”字,周工部告老回乡之日,选用其中9个御笔“福”字,制成匾额,悬挂在第三进厅堂之上,无锡大学士大书法家嵇璜,专门制作了一块“赐福堂”匾额相赠,自此周家将第三厅命名为“赐福堂”。民国二十四年中秋显宝,赐福堂显出大批宝物,其中三件宝同乾隆皇帝有关:一是御赐的13个“福”字;二是御笔《梅花图》,此图作于庚子阳月(1780年11月)乾隆第五次下江南驻跸姑苏途中,左边一杆苍劲古梅,吐出嫩枝绽放新花,右边是乾隆书就的唐代宰相宋璟咏梅诗(此图周元理勒成石碑,至今保存);三是乾隆使用过的一支毛笔,黑漆管上嵌有“赐福苍生”四个金字。最为吸引人眼球的是唐伯虎的《双雀图》,上面有一首题画诗:“头如蒜颗眼如椒,雄逐雌飞向苇萧。莫趁螳螂失巢穴,有人拈弹不相饶。”研读过此诗的老前辈都说,此图是唐伯虎寄托身世的力作(唐伯虎的《双雀图》现存吴江博物馆)。还有董其昌临摹颜真卿的《赠裴将军》八屏条(此八屏条的刻石现在保存于柳亚子旧居内)以及一把永保温凉长喝不完的铜茶壶。

  黎里第二姓陈家鹤寿堂上显的宝物主要是青铜镜。以年代远近逐一排列,有殷商平行钱纹镜,战国四叶纹镜,西汉昭明镜、四乳四螭镜,新莽时的变形四叶镜,东汉的龙虎神仙画像镜、双夔镜,三国吴的神兽镜,六朝飞鸟镜,唐代禽兽葡萄镜、双鸾双龙镜、飞仙铜镜、月宫镜,五代时期的十二生肖镜,北宋的海船镜和南宋的湖州石十三郞带柄镜,明洪武云龙镜、祁家造龙虎镜,清代薛惠公造镜等近百面。从形体来看,有方镜、圆镜,有加柄的,有花瓣式的,有钟形的,有炉形、六棱、八棱、十二棱形的。最为令人叫绝的是那面透光镜,此镜成型于西汉,外形同一般昭明镜看不出什么两样,不过光线照射镜面时,与镜面相对的墙上会映现出镜背纹饰影像。每当贵客高朋光临,主人总要持镜当场展示这一奇异现象。

  第三姓李家易安堂上显的是文房四宝。毛笔,显出的是元代系列湖笔,木管、竹管为多,也有陶瓷、玉石、象牙、犀角制作的。一批明清湖笔,大多为施文用和王一品两家制作,还有一批胎发笔,李家每添一个新生儿,就将胎发剃下来制笔,笔管上刻上姓名,配上一首诗,作永久纪念。墨,主要有李廷珪和曹素功两家,曹墨多于李墨,其中十分名贵的是康熙皇帝楷书题名的曹素功“御制耕织图”套墨,最为难得的是唐代李廷珪的一方宝墨,早在宋代世人就有“黄金易得,李墨难求”之说,此墨在李氏一族眼里,视同李家的传家之宝。宣纸,有好几种,元代有明仁殿纸、端本堂纸,还有清仿明仁殿纸、清仿澄心堂纸等。砚台陈列不下百方,端砚、歙砚、洮河砚、澄泥砚四大名砚齐全,最有名气的是吴江北厍叶家埭才女叶小鸾遗留下来的那方眉子砚,此砚长三寸,宽二寸,厚半寸,面有犀纹,形状腰圆,砚池宛如一弯柳眉,有小鸾手写的两首七绝,镌刻于砚背:“天宝繁华事已陈,成都画手样能新。如今只学初三月,怕有诗人说小颦。素袖轻笼金鸭烟,明窗小几展吴笺。开奁一砚樱桃雨,润到清琴第几弦。”还有诸多的笔筒、笔架、墨床、墨盒、臂搁、笔洗、书镇、水注、砚滴、砚匣、印泥、印盒、裁刀、印章、印规等。

  第四姓蒯家显出的是蒯氏一族的书法与丹青,从乾隆起至光绪止。蒯家树滋堂,陈列着蒯嘉珍的汉隶和墨梅,蒯嘉珍夫人钱与龄(1763-1827)的绘画;蒯长康(1832-1891)的山水、花鸟及八分书;蒯关保(?-1855)的隶书;蒯兆烺承继黄公望和王原祁所绘的山水;蒯学诗(?-1853)、蒯晋保的书迹与画作。最为蒯家珍视的是他们祖祖辈辈珍藏视如拱璧的王羲之真迹,四寸长二寸宽一页手迹,有明代董其昌“书圣”二字的题首,明华亭沈度和沈粲的题跋,接下来是数十位清代书家的题咏,裱成一个长卷,作为传家之宝,以长房长子嫡传,此物黎里守望庐主目睹过,现在保藏在蒯氏后人手中,秘不示人。

  第五姓汝家显的象笏与印章。这笏,黎里人称之为手板、玉板或朝板,是古代臣下上殿面君时的工具。那时文武大臣拜见君王,双手执笏,笏上写有奏本的主要内容。老前辈回忆说,这种象笏,长约2尺稍余,宽3寸左右。唐代武德四年开始,规定五品官以上执象牙笏,六品以下官员执竹木笏。明代规定五品以上的官员执象牙笏,五品以下的官员不得执笏。清朝由于礼节和习俗的不同,官员不再使用笏板。汝家显出的象笏有近百件,全部是明朝及明朝以前祖上的遗物。象笏之外还有一批印章,从石质看,有青田石、昌化鸡血石、寿山石等多种,二百来颗。有一颗田黄石章,最惹人注目,高三寸,宽二寸有余,厚一寸,上面是以薄意浮雕刻成的布袋和尚,印文是“汝氏子孙永葆”六字。田黄素有“万石之王”的尊号,又有“福”(福建)“寿”(寿山)“田”(财富)“黄”(皇帝专用色)”的寓意,具备细、洁、润、腻、温、凝印石之六德,汝氏合族称此印章为“石帝”。远远超出“一两田黄四两金”的金贵。 第六姓陆家显出的是紫砂壶。有供春六瓣圆囊壶、大梁提壶,有时大彬鼎足盖圆壶、三足圆壶、僧帽壶、玉兰花壶,李仲芳的玉璧壶,徐友泉的盉形壶,还有时大彬弟子的各种壶型。有圆形、方形,有菱花形、葵形、水仙形、菊花形、瓜形等等。

  第七姓徐家早年显宝不在厅堂,在边路紫藤花馆。主要展示乾隆朝翰林院待诏徐达源、吴琼仙夫妇的著作及丹青及墨宝。徐达源著作有《黎里志》《涧上草堂纪略》《修养杂录》《水利节略》《南北文钞》《禊湖文拾》《禊湖诗拾》《紫藤花馆文钞》《新咏楼诗集》《无隐庵笔记》《吴郡甫里诗编》《国朝吴郡甫里诗编》等,吴琼仙也有《写韵楼诗草》,琳琅满目的。再加徐达源儿子晋鎔的《岭海纪游集》《忘忧草庐诗集》《金粟斋诗赋钞》和女儿丸如的丹青。

  民国二十四年,徐家显宝显出的主要有徐达源的《墨梅图》和《归去来辞》手迹,吴琼仙的自画像及自画像刻石的拓片。其中最为重要的是《紫藤花馆藏帖》,包括手札23通,序、题、跋12篇,诗词6首,募写法帖2幅,篆联1副,蔚为大观,都是乾隆年间的遗存,主要有刘墉、法式善、王鸣盛、袁枚、梁同书、王文治、赵翼、余集、陆开荣、吴锡麒、阮元、伊秉缓、洪亮吉、唐仲冕等二十多位文人学士,那是翰林院待诏徐达源与当时名流交往的见证。徐达源在清嘉庆十六年(1811)秋勒石31方,置于紫藤花馆壁廊间,又亲手拓成拓片,分赠亲朋好友。民国年间,紫藤花馆已经易姓,31方碑碣也转手南浔小莲庄(现存湖州南浔小莲庄),不过达源后裔,在中秋显宝之日,依然有拓片相赠。徐达源在日,将拓片赠送给日本书法家熊阪秀、冈部等人,日人带回国内,至今珍藏于肥州孔圣庙中。

  第八姓蔡氏显出的宝物与众不同。蔡家嘉庆至道光年间除了做官之外,拥有一技之长者颇多。堂上展出大量古钱币,都是蔡禹松收集的,实物中有一部专门著作《荣肇堂钱录》,蔡禹松所著。还有各式棋子,白玉的、翡翠的、犀角的,不下五六十种,原来蔡家在嘉道年间出了一位弈棋高手蔡文朴,至今黎里流传着一句老话,叫做“自出洞来无敌手”,说的就是这位蔡文朴。各式棋子当中也放有一部专书,就是蔡文朴的《泠善草堂弈谱》。

  黎里八大姓,族大人多,往往分有好几支,如蒯姓,就有老蒯家弄、南蒯家弄和新蒯家弄三条弄堂,汝姓有四条弄堂。蔡姓的最多,分居于五条弄堂,各有一个堂号为标志,南蔡家弄承裕堂,北蔡家弄执经堂,中蔡家弄德星堂,西蔡家荣肇堂,东蔡家弄正义堂。每到中秋,各有自家的宝物显示,上面提到的古钱币与棋谱,只是西蔡家弄一个分支而已。

  八大姓之外,还有其他一些殷实之家,比如来自北方三槐堂的王家,曾经展出犀角雕刻,有荷叶杯、布袋和尚、鼻烟壶式犀角印盒等等。民国年间崛起的金家、鲍家和倪家,也都有不同凡响的宝物显示。

  中秋显宝之日,黎里三里半长街,入夜灯火通明,气派的人家门前扎起彩牌楼,一般人家竖起灯杆,挂上各式宫灯。《黎里志》卷四《风俗》篇,录有邱冈《咏灯棚》一首七律,前四句是:“照乘明珠尽滚毬,幔亭彩幄恣云游。一村竞作三更市,两岸齐开百尺楼。”那时节的灯棚,两岸排开,高大气派,彩绸纷披,明灯高挂。至今黎里能够看到许多遗留下来的灯柱石,都是当年竖灯杆、扎灯棚和彩牌楼使用过的,有方形的也有圆形的,中间凿有一孔,为的是插上木柱,以搭灯棚扎彩楼,面对如些数量的灯柱石,不难想象当年黎里庙会及显宝时的盛况。

  宫灯,悬挂在灯柱上、装饰在彩牌楼上,也有张挂在厅堂内的,花式繁多,各家各制,争奇斗艳的。宫灯是照明工具,也是显宝物品,内中少不了制作技艺的展示。室外的宫灯上,写有口彩语、吉祥语;各家厅堂内的宫灯,大多粘贴着种种灯谜,“谁家好事挥文翰,字谜端如坡老不?”(《黎里志》卷四《风俗》邱冈《咏灯棚》)黎里读书风气盛,宾客来到满溢书香的客厅,赏宝之余,大多兴致勃勃地猜谜射虎,猜中之后,主家大多备有礼品相赠。老前辈说,多数主人当场提笔挥毫,制作灯谜,书写粘贴,供客人猜射,边猜边增,边增边猜,其乐融融。这里有书法技艺,更有制谜、猜谜的才学亮相,主客双方互动式的显艺。

  显宝的厅堂上,不仅有谜语,还有对联求对。民国初年有人根据黎里镇东西两爿著名当铺构思了一个上联,求对下联,可是直到今天仍旧没能征得合适的下联。那上联是“东典当西典当,东西典当当东西”。二十世纪初,黎里80老人翁惠农以“春读书,秋读书,春秋读书书春秋”相对。但是,对得并不算工,“典当”是并列结构,而“读书”是支配(动宾)结构,不算工对,仍旧有待于后人。

  徐达源在日,将《紫藤花馆藏帖》拓印成册,分赠朋友;周元理孙子周光纬制作了《红蕉馆藏帖》分赠友人,又将董其昌临摹颜真卿的《赠裴将军诗》刻成的条石,拓成拓片,赠予朋辈。也有将自己的书法、丹青张挂出来,与前来赏宝的书画高朋一起切磋琢磨。一时来了雅兴,泼墨挥毫,或诗或词,或书法或绘画,主人挥洒,宾客也挥洒。文人雅集,诗词书画之外,还弹奏乐器,拍昆曲、唱评弹。记得袁世凯当政时期,尤其是企图复辟洪宪帝制的民国四年,柳亚子与一班南社社员在黎里成立酒社,雇船游弋在镇西的金镜湖上,中秋前后三天三夜,喝酒吟诗,撰文填词,玩乐器,唱小曲,痛骂袁世凯,留下了不少诗词之作。酒社自1915年开始,到1923年结束,存在了9年,参加的人员多达37名,至今能够查实的是35位。九年之中,留下了《闹红集》等大量的诗词作品,还有书法与绘画,因为有柳亚子这样有思想有见地的知识分子带领,显宝时节的显艺,染上了鲜明的时代色彩。酒社社员黄复于1919年中秋前夕,专程从京师赶赴家乡,与酒朋诗友诗酒留连整整三昼夜,黄汇集13位同仁50余首诗词,取名为《闹红集》。回京后珍藏身边,到1946年黄请黎里同乡徐北汀、陈夷简各绘一幅《闹红秋禊图》,广征在京诸友墨宝,计有柳亚子、凌莘子所作的记各一篇,章行严、李根源、冒鹤亭、宋紫佩、寿石工、田名瑜等72人的题咏161首,装成巨册,1948年中秋,黄复带着此图此集,返回家乡显宝,令家乡朋辈一饱眼福。对《闹红秋禊图》及其册页,北京收藏大家张伯驹的《春游琐记》记载非常详细,黄复去世后,据上海滩补白大王郑逸梅说图与集都由张伯驹珍藏

  黎里有些人家将自家的书法绘画,一起展出,有的书画家为亲朋好友题赠书画,有的人更为亲朋操刀治印。活跃于民国年间的南社社员沈剑双,善于刻印,立等可取,中秋显宝时节,更是他大显身手的好时光。

  黎里显宝之日,还有粧花工艺。《黎里志》卷四《风俗》篇,录有蔡淇《踏灯词》:“纷纷红粉杂香烟,齐拜夫人彩轿前。一点诚心有如月,绝怜花样拣新鲜(十六夜出夫人会,人家有粧花之举)。”这粧花,就是用挖梭(俗称“过管”)方法织造纹饰的彩色提花丝织物,也是织锦当中云锦的品种之一。黎里的粧花织物品种丰富多样,织工精细,纹饰图案都选取寓意吉祥如意的花卉、翎毛、鱼虫、走兽、祥云、八仙、八宝等,色彩以红、黄、蓝、白、黑、绿、紫等为基本,并用晕色法调配,色调浓艳鲜亮,绚丽而协调。中秋显宝这几天,正是妇女们互相斗艳、互相交流学习的好机缘。

  那些剪纸的,揑泥人的,吹糖泡泡的,唱小热昏的,打拳头卖膏药的,还有双橹双篙摇快船的,也在中秋显宝时节纷纷登场,他们固然是为了挣钱,同时也是民间艺术的显示与交流。

  四乡民众,前来赏宝,往往会提出多种多样的质疑,主家大多安排人员向众人一一作出介绍释疑。假如是贵客、知名人士,主人往往亲自陪同,尽数家珍之余,也少不了共同鉴赏相与探讨,如同现在的博物馆接待贵宾一样。

  黎里镇走出一位著名的农学家倪慰农(1889-1961),早年毕业于国立京师农政学堂,一生致力实业救国。1927年他回到家乡,二年后创办“慰农学圃”,搞农科实验。1930年中秋显宝时节,倪慰农把自家实验农场里试验成功的农副产品,一一陈列到东圣堂内。墨西哥番茄,北美洲马铃薯,经过杂交的稻种、大豆。当时黎里人根本没有吃过蕃茄和马铃薯,倪慰农堪称黎里“第一吃蟹人”,他不仅自己种自己吃,还请别人吃,请别人一起种。经他改良的稻种、大豆,产量高,抗病力强,四乡农民可以用自家普通的稻谷和大豆,等量交换。

  有一年,倪慰农搬来了四只笼子,前三个安排有白洛克、来亨鸡和鹿岛红。白洛克和来亨鸡是蛋用鸡,一年可以生330多个蛋,鹿岛红是肉用鸡,一年可以长到10斤以上。第四个笼子养着几头拉毛兔,有灰有白,每月可以采集兔毛,用以纺毛线织毛衣。倪慰农还带来不少种蛋,只要农民需要,他让人家拿普通鸡蛋等量交换。笼子边上放有一套精致的工具,大小两张弓、几把钳子、钩子、夹子和小刀。倪慰农先生说这是阉鸡的工具,有人捉来了小公鸡,他现场操作阉割技术,给大家示范,并告诉乡亲们,阉割过的小公鸡,个儿长得快,肉嫩味美。他还介绍他的柿子、水蜜桃等果子,希望乡亲们能够到慰农学圃去观光。显宝时节,倪慰农怀着一颗赤诚之心,不仅显上农副业的宝,更全力以赴宣传科普知识,至今依然为家乡人民称道。

  江南古镇黎里之所以能够显宝,而且持续六七百年长盛不衰,自有它得天独厚的条件。

  黎里镇处于京杭大运河平望段东侧12华里,多条水道可通运河,这样的地理位置,说不上怎么闭塞,不过在兵荒马乱的岁月里,常常得益匪浅。平望地处要冲,一有动乱,总是兵祸连结,受害无穷。而黎里,历史上的战乱都不曾殃及。清人陈赫有《禊湖秋灯词》:“城隍赛会起元时,劫火昆明总不知(明季甲申,时海内鼎沸,唯江左宴然,吾乡犹作灯事)。世外风光天外事,千层霞彩护持之。倩侬扶上小红楼,倩侬打起小帘钩。倩侬捉住团栾月,月不教放灯不败。”(《黎里志》卷四《风俗》篇)此词中那一段夹注很能说明问题,甲申(1644年),明朝灭亡,天下大乱,京杭大运河沿线城镇都遭了大难,而黎里波澜不惊,中秋时节照样热闹,庙会照出,显宝照显。据徐达源《黎里志》记载,早在元至正辛卯年(1351),江南严重水灾,田地颗粒无收,乡里一片饥荒。当时颖川刘福通、蘄州徐寿辉红巾起义震动朝野,一些地方土匪混子纠结一气,招集亡命之徒,冒红巾军之名,在淀山湖、太湖设立巢穴,攻镇略城,危害百姓。苏南一带城镇居民望风远避,弃家离散不可数计。黎里有个汝尚质,组织义勇借以自保,利用黎里镇拥有的条件进行防卫,陆路凭陵为庇,水上恃湖为阻,约束里中青壮年,教以攻守之法,在镇四周东南西北四栅的河底,遍设机械。就这样屡屡获胜,捕获强盗多名,缴获船只、器械更多。周边乡镇,仰慕而来投奔的络绎不绝。抗日战争时期,黎里沦陷,日军驻于邻镇平望,每天早上派一队士兵乘坐汽艇前来黎里巡逻,傍晚仍回驻地。黎里多弄堂,黑古隆冬的,就与北方的地道相仿,巡视的日兵面对这百来条弄堂,没有一个敢于贸然进入的。与四周市镇相比,黎里较为安定,所受的骚扰较少。于是四方民众纷纷前来定居,市场出现非同寻常的热闹,抗战中那几年的中秋节,庙会出得比原先更闹猛,显宝显得更有规模,更有质量,闻讯前来的四方乡亲摩肩接踵,人山人海。

  黎里盛行显宝的第二大因素是,退职官员多,士绅多,庙宇多,商店多,他们都有一定财力、物力与眼光,搜罗各种各样的古董宝物。

  黎里人一向重视读书,自宋至清,中举人中进士的代不乏人。就在这半个多平方千米的空间里,走出特奏名状元1人,进士26名,举人61名,贡生秀才无数。里人都说,黎里出的官员要有三斗三升芝麻绿豆那样的数量。黎里的官宦人家比周边乡镇为多,他们多数购田置地,成为地主乡绅。相对来说,由饱读诗书而富足的人家比周边乡镇为多。

  明清两朝,江南市镇主要分成三种专业,丝绸、棉布和粮食,形成三大经济板块,黎里属于粮食专业市镇。徐达源《黎里志》记载:镇之东栅,每日黎明,乡人咸集,百货贸易,米油饼尤多。据1992年出版的《黎里镇志》记载: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期,黎里的粮号、米行有52家,碾米厂14家,油厂1家。这些粮店米行,仅靠收购本地的粮食是远远不够的,主要从两湖两广用大驳船运进大批米粮,然后以小船运送到丝绸与棉布专业的乡镇,丝绸与棉布专业乡镇都是缺粮区,销售米粮财源滚滚。除了米业,黎里还有一桩独行生意,就是生产销售“马张”,黎里称为“搨马张”,其实就是纸马,祭神祭鬼所用。黎里的烟纸店、马张作,老一辈回忆,至民国后期,烟纸店不下10家,马张作多达15家,马张销售到大江南北,获利多多。经营米业、销售马张,黎里凭此而跻身富户的人家为数不少。

  上文提到,汝家显出的是祖上当官用的象笏,有一百多件,连带显出的还有明代的官服和官帽。不仅是汝家,黎里其他士绅之家,但凡祖上当过官的,家家都将官服、官帽显出来以供观赏。当然,所显的一定是明朝的官服,一品到四品,绯袍,五品至七品,青袍,还要显上富有特色的“补子”, 那是表示官员品级的,40至50厘米一块绸料,文官绣禽鸟,武官用走兽,缝缀到官服上,胸背各一块。官帽,明代官帽,展翅漆纱幞头,帽翅长达一尺,与清代在不相同。清代不用象笏,官服、官帽又易汉装为蛮装,那是汉人心理非常抵触的装束。汉人,特别是江南的汉人,对汉官威仪异常向往,清朝以前祖上只要做过官的,后裔大都保存着明式官服官帽,到得八月中秋显宝时节,供于厅堂上,一则显示祖上的荣耀,二则借以表达对复兴大汉威仪的渴望。

  在清代,江南百姓结婚的那一天,新郞可以穿上明代七品官服,当一天新郞官,摆一天汉官威仪,这在统治者是允许的僭越。在黎里,不仅是当新郎官那一天,那“显宝”的日子,三天,甚至是六天,黎里男人都可以穿上明朝官服到街上公开露脸,对此,官府是默许的。因此,不仅仅祖上在明朝为官的人家保存着官服与官帽,就连平头百姓的后代,也都千方百计备有明式官服,为只为显宝时节这几天的风光。处于满清统治之下的黎里百姓,普遍认为做了亡国奴,不能穿戴汉族服饰,那是奇耻大辱,显宝时节,汉官服饰能够上身,心情特别舒畅,其实穿戴者并不在乎官服的品级大小,究其深层原因,那是反清排满心理的顽强表现。

  曾经有人问起:在封建时代,一般富户都不敢露富,黎里的富家大户,怎么敢于露富,显出这么多宝物?守望庐主认为,上文说到黎里相对比较安定,这是一个因素。再说,中秋显宝所显宝物,多数属艺术品,需要鉴赏水平。懂行者大都有点身价,多数属于有肚才的文化人,不大会堕落成窃贼,窃贼绝大多数没有眼力,不懂古董,不会选择。上溯六七百年,黎里人的祖上不大担心宝物露眼被窃贼光顾。历史上曾经有过偷儿,偷是偷到了,却难出手,一旦出手,就被认出,就被抓捕,这,黎里人大多知道。唯一的一次,是明代汝家一尊金佛像,被盗没有破案,其他宝物都安然无恙。

  中秋显宝是社会良俗,显宝固然充溢着富家大户炫耀身价的虚荣,不过历史地看待,这是一种优良风俗。在没有博物馆、艺术馆的封建社会,显宝客观上起到了搜集文物、保护文物、推介文物、宣传文物、交流文物的作用。可以说中秋显宝,奠定了黎里历史文化的种种收藏,其影响惠及后人,惠及我们这一辈以及年轻一代。

  1949年,显宝中断。2010年7月,吴江档案局乘中央电视台《寻宝》东风,率先发起吴江“显宝”活动,历时3月,征集1200多件藏品。2011年守望庐主返聘到黎里古镇保护开发管理委员会任顾问,参与吴江档案局寻宝活动,陆续征集到一批家乘、家谱与明信片、老照片。2014年和2016年黎里古保会与吴江档案局两次联手举办显宝大会。守望庐主作为中秋显宝传承人,得古保委及黎里旅游公司支持,每年举办中秋显宝。2014年至2019年,分别有黎花砚舍砚史展,百岁老人朱漱新书法展,桐封堂灵璧石展,守望古镇书画展,古镇老照片展,叶正贤钢笔风景画展。2020年中秋显宝,与往年有所不同,在黎里游客接待中心专门开辟“慰农显宝厅”展示黎里古镇各式宝贝。显宝厅辟有三个平台,第一平台,显上的古代书画;第二平台,锡器茶具;第三平台杆秤(非遗产品)。2020年的中秋之夜,同时又是国庆佳节,黎里多位文人将收藏的古籍文物、书法丹青,先在慰农显宝厅展示,再到端本园双桂楼展览座谈。大家从中秋显宝的历史谈起,各人介绍自家宝贝。显宝活动名堂众多,形式活泼,一种新的尝试。

  今年中秋显宝进入第八个年头,展示形式较往年更多更胜。一是安排缆船摄影和黎川八景烙画两个专题展出;二是安排赵军、庞昌荣、唐茂生、查文荣、汝悦来、张森、顾俊康、徐薇、朱国华、刘建勋等10多位收藏家,他们展示古代书法绘画、古代典籍、邮品、陶器、瓷器、锡器、蟋蟀盆、老地契、老报纸、老证件等宝贝,计一百几十件,同历史上的赛宝、斗宝十分类似。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庞昌荣,自发从同里前来参加显宝大会,显上20多件宝物,其中晚清黎里田禊、围棋棋谱、伪满洲国国币、古代出嫁女儿装箱单、杜月笙、黄金荣、张啸林和梅兰芳等上海滩数50多名大亨民国35年的合影,颇为稀罕。


正版四不像| 188144王中王| 香港挂牌彩图正版| 大赢家高手论坛| 九宫全年禁有| 周公解特码| www.93466.com| www.528111.com| 香港马会财经报| www.36678.com| 香港马会最快开奖直播| 天下彩|